網站首頁
網站首頁
論壇首頁
備用板塊
資訊中心
資訊中心
房產資訊 房貸理財
購房指南 家居裝修
租賃指南 市場走勢
推薦房源
推薦房源
房源出售 房源出租
求購信息 求租信息
商   鋪 廠   房
網上訂房
網上售樓廳
網上訂房
樓盤展示
實用工具

中介聯盟
中介聯盟

裝修公司
房產公司
家政公司
會員中心
會員中心
合作聯系
聯系我們
網站開發
 會員登陸
用戶名: 免費注冊
密 碼: 取回密碼
驗證碼: 點擊這里刷新驗證碼
  
  
  
 房源搜索
搜索類型:出售房源 出租房源
信息來源:不限 中介 個人
區域方位:
小區地段:
房屋類型:
戶型結構:
裝修程度:
樓層范圍:
建筑面積:
交易價格:
所屬小學:
所屬中學: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合作單位
 實用工具
貸款購房計算器 房屋買賣合同
房屋租賃合同 公積金支取表
貸款收入證明 產權登記委托書
土地變更委托書 用電變更委托書
用水變更委托書 有線電視過戶
過戶涉稅委托書 戶口遷移申請表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房產新聞 >> 市場走勢
| 網站公告| 房產資訊| 政策法規| 房貸政策| 市場走勢| 房貸理財| 購房指南| 租賃指南| 家居裝修| 貸款計算|
“大老虎”也能這樣審
發布日期:2014-09-14  瀏覽次數:4071 次

【財新網】(專欄作家 吳謙立)賀衛方教授說,法官和教授應該是兩個沒有領導的職業。其實,何止這兩個職業,還有其他許多都應該如此,比如檢察官,比如新聞記者。

  領導們經常說,這種無組織、無紀律、毫無全局觀的人多了,不好控制,不利于安定團結,不利于社會和諧。殊不知,一個社會恰恰只有這些人多了,才會實現真正的長治久安,領導們也才會真的省心省力。

  這一點在弗吉尼亞前州長麥克唐納(Bob McDonnell)的受賄案審理過程(詳見《一個“腐敗”的美國州長有多腐敗》 )中顯現無疑。

  老麥影響巨大,支持者眾多

  我們在前面一篇文章里說過,老麥任州長時的支持率是55%。支持率55%在一個習慣于“全體代表鼓掌一致通過”的社會里不算什么,但在一個個人主義猖獗的社會里就是任何一個政治人物都會為之驕傲得意的數字了。具備2012年差點代表共和黨出馬競選副總統的資格、作為眼下共和黨內兩三個具有民望可以在下一輪總統競選中一搏的政治人物之一,老麥如果因為受賄案而被擊倒,至少會在黨內引出一番新的合縱連橫的權力游戲;作為一個長期擔任州議員、州檢察長,又是一個州長任期剛滿而退居二線的老領導,老麥在弗州有很深的權力基礎。因此,在全美國范圍內,老麥是一只“大老虎”;在弗州層面,老麥又是一只“老老虎”。

  要說打這樣一只“老虎”會引發全國政情波動,當不為過。然而,從案發由檢方、FBI開始調查,到剛結束的庭審,整個過程都顯得按部就班、波瀾不驚。

  事實上,去年檢方還在調查階段,就有一位弗州的律師發起成立了一項基金,號召民眾捐錢資助老麥未來的法律訴訟費用。不僅如此,該基金的網站還時時刊登一些評論,邀請法律人士批評聯邦司法部對老麥的不公之處,揭露檢方沒有說明的一些事實。

  盡管該基金網站上明明白白寫著這是一個非盈利性的政治組織,捐贈者不僅沒有減免稅賦的待遇,任何一筆超過200美元的捐贈還都必須向稅務局和公眾披露,一向極其注重隱私的美國人還是有不少人慷慨解囊。按照該基金六月底向稅務局提交的報告,它已經募集了25萬美元。

  捐款者包括了一些州議員或者他們的家屬,這個網站甚至還驚動了一些政界的“老同志”。比如2012年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雖然當年沒有聽從麥太太的推銷而購買那膳食補充品,這次卻為表達對老麥“堅定不移(unwavering)”的支持,就向該基金捐助了一萬美元,并且通過發言人說出老麥在自己心中占有特殊地位(has a very special place in his heart for Governor McDonnell)這樣的肉麻話,還強調盡管他和老麥通過幾次電話,但老麥從沒有向他提錢的事,相反是他自己認定老麥是個真正的、值得信任的朋友(true and trusted friend),鑒于2012年曾經并肩作戰的戰友情,自己主動認捐。

  能夠像老羅這樣隨手就能開出一萬美元支票的富翁不多,多數人還是小額的捐贈,因此能夠達到25萬美元這個金額,就可以想象有許多人以實際行動表達了對老麥的支持。要是再算上沒有能力捐贈、或者愿意出力而不愿意出錢的支持者,恐怕就更多了。事實上,開庭這么多天,聽眾里面每天都有一些老麥的支持者出席,還有一些到弗州首府附近地帶旅游的民眾特意開車過來旁聽幾個小時再繼續行程。

  老麥讓人同情

  從案情來看,稍有生活閱歷的人都明白本案其實很簡單,就是老麥約束不住太太的大手大腳,文明社會又不能動手教訓老婆,他的天主教信仰又不允許他離婚,他夾在太太和法律中間,只能做一些自以為打擦邊球的事情。從我們上篇文章里面提及的案情來看,老麥并沒有為商人強尼•威廉姆斯(Jonnie Williams)做什么出格的事,最不得了的也就是在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和弗吉尼亞聯邦大學(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有一些科學家愿意開展相關研究時,出面宴請了這些科學家——州長宴請一些可能對轄下高科技企業有所幫助的科學家有什么錯呢。事實上,老麥和他的律師團隊也是這么辯護的——確實,僅從弗吉尼亞州的法律角度來說,以及從我們常人的認知來說,老麥的行為沒有越權之處:弗吉尼亞州的法律說只要不存在對價交換(quid pro quo),給官員送禮不算腐敗——當然除了朋友,沒有對價交換誰會給官員送禮呢,更何況送了禮,官員還必須申報禮物饋贈。老麥的律師特地邀請了中立的會計師對星科公司(Star Scientific)這幾年的帳戶進行全面審查,并沒有發現星科由此得到任何好處。

  相反,從許多角度來說,除了沒有明顯的貪腐行為外,老麥卻有許多值得同情之處。首先,他父親就是名保家衛國的軍官,他自己從小在美軍駐扎在歐洲的軍營長大后也在軍隊服過役,他的大兒子大學畢業后就奔赴伊拉克前線當兵,可以說祖孫三代都是或者曾經是“最可愛的人”。

  老麥的經歷也和眼下許多美國家庭相似。他之所以向威廉姆斯借錢,是因為當選州長時,他——或者說他太太就欠下了信用卡公司9萬美元的債務,金融危機前投資買入的房子價值縮水,收入遠不如預先設想,而當他向當地銀行借款周轉時又遭拒絕。這不正是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許多美國家庭都曾經有過的痛苦經歷嗎?為了避開另一種可能的政治麻煩,他沒有向幾位家財萬貫的屬下借錢,而是向自認為是私人朋友的威廉姆斯借錢,不也情有可原嗎?

  即使是檢察官也承認麥太太是個情緒波動很大、很容易歇斯底里的人,而助手們則證明老麥在州長任內總是在辦公室工作到很晚才回家,盡可能地避開太太的狂風暴雨。

  在得知威廉姆斯也給自己的兒子送禮之后,老麥立即懇求自己的兒子把禮物退還。

  支持者從不街頭抗爭

  然而,盡管老麥有這么多值得同情之處,他的支持者又有人、有組織、有計劃、有資源、有綱領,還有“幕后黑手”明顯地在煽風點火,卻從沒有人舉著“老麥是人民的”橫幅標語去法院門前示威抗議。法庭仍然像審理普通案件一樣,對所有人開放,而不必讓記者們擁擠在外面大廳里等待法院的微博——或者是推特(twitter)“直播”,更不必如臨大敵般地加強警戒。老麥也是每天照常在孩子們的陪伴下跟隨律師從大門走進法院,庭審結束再回到自己的神父朋友的宿舍,途中還能從容回答記者的問題。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么自然和諧,即使是旁聽的老麥支持者們也都嚴守法庭紀律,沒有惹是生非。

  是檢方放水嗎?顯然不是。從檢察官的個人利益來看,能夠起訴這么個大老虎乃是一輩子可遇不可求的好事情,如果有政治野心的話,現在下手越狠將來就越可能在政治方面更上一層樓。這次檢方為了能夠告倒老麥,不惜讓威廉姆斯轉為污點證人,讓他不僅可以在本案免于判刑,還很可能在另外兩個他涉嫌卷入的證券欺詐的案件里脫身。為了證明老麥辜負了弗州人民的信任,有動機和太太合伙共謀誠信服務欺詐(conspiracy to commit honest-services wire fraud),他們抖落出老麥這幾年欠債的詳細歷史,以說明老麥已經窮困潦倒以至于根本沒有可能拒絕禮物(in no position to refuse the gifts) ,相反卻亟需額外的現金注入(in desperate need of a cash infusion)。面對老麥已經和太太分居、并且各自聘用不同的律師分別辯護這樣的事實,面對眾多人證說明老麥夫妻關系其實近于崩潰邊緣,甚至披露出奧巴馬首次給作為州長的老麥打電話時麥太太還在向老麥咆哮這一難堪事實,檢察官仍然堅持這只是老麥一方在耍弄試圖犧牲太太以換取自己平安的伎倆。

  是法官偏心嗎?也不像。以我個人的揣測,法官內心也許多少有些同情老麥,因為某一天在證人交叉質詢時,法官表示實在聽不下去了(“I can’t stand any second”),命令立即休庭,第二天再審。但是在抗辯結束、給陪審團做審議指導時,法官固然也表示對于污點證人的證詞需要格外小心,卻也指出所謂合伙欺詐并不需要有實際結果、不需要互相之間存在明確的協議才算犯罪,也不需要顧慮當事人在沒有禮物的情況下是否也有同樣的行為,只要當事人有能力理解其本質并且有心為之(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conspiracy and deliberately join it),就算成立。這一“誅心之論”簡直直刺老麥命門,因為老麥實際上就沒有給予威廉姆斯任何實質好處,也絕不可能和太太有什么白紙黑字的合作協議,他為威廉姆斯所做的一切也一直被解釋為正常地為選民服務,或者為支持者排憂解難。針對眾多人證說明老麥是個品質高尚的人,法官告訴陪審團好的品質本身就可以是對被告有罪的合理懷疑(evidence of good character alone may create a reasonable doubt as to a defendant's guilt)。

  旁觀的媒體也中規中矩。自案發以來,他們不煽情不聲討,不未審先判,只做挖掘事實的深度報道,而且即使老麥的孩子作證時,說出自己的母親對威廉姆斯多少有些曖昧,媒體卻從不花費精力在這些八卦、花邊新聞上多做文章,而是始終把報道焦點放在老麥身上——畢竟雖然麥太太是索賄者,但是嚴格來說,人家行賄的對象并不是莫林•麥克唐納(Maureen McDonnell),而是弗州第一夫人,離開了老麥,麥太太什么都不是。

  陪審團經過三天共18個小時的審議討論后做出裁決,判定在檢方的13項指控中,老麥有11項罪名成立:首先,老麥在和太太合伙欺詐弗州人民的信任方面有罪,其他的罪行則包括向威廉姆斯借款,讓威廉姆斯支付女兒婚宴費用,以及在威廉姆斯的俱樂部打高爾夫球。

  這個判決宣布后,同為共和黨的弗州議長諾曼(Thomas Norment, Jr.)公開表示他個人不同意這樣的結論(“not personally agree with this verdict of the decision b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to prosecute the McDonnells.”)陪審員們大概也不好受。在法庭書記官宣讀陪審團的裁決時,有幾位陪審員就在擦眼淚。還有一位女陪審員在判決后說,她很痛心疾首,真希望沒有做出那樣的決定,她相信老麥是個好人,但是好人也會犯錯,既然有直接的證據和指控的罪行相關,那也只能按照法律來。

  另一方面,老麥的支持者們卻沒有任何抗爭的言辭和動作,那個基金的網站也沒有再刊登新的攻擊檢方的言辭,只是上面顯示最近幾天仍然有民眾在捐款,也有民眾留言請它代為轉達支持老麥的立場。

  目無領導的司法和媒體其實在為領導解困

  檢方不請示不匯報,就起訴了老麥;法官在學習領會上級意圖之前,就開庭審理;媒體完全不理會老麥在任時的德政、業績,只顧拼命挖掘社會陰暗面,“把社會說得一團漆黑”。這些目無領導的人還可能帶有私心,比如檢察官可能想借這個案子為自己立威,法官也許想在這個出過八位總統的州史上留名,記者們也許想多爭取到一些能夠上頭版、出鏡頭的機會,但是只要他們各自按照規則在社會里扮好自己的角色,社會就會繼續朝氣蓬勃、多姿多彩地運轉。

  也正因為檢方、法院、媒體各行其是,從來沒有統一領導、統一部署、統一指揮、統一步驟,相反卻互相制衡,只要案件偵查、審理、報道全都按照事先設定的規則處于公開過程中,無論什么審理結果就都自然能夠取信于人,讓人無從懷疑其公正性。因此,即使老麥輸了官司,他的支持者們也不會相信這里存在什么陰謀,更加不會抗議判決不公而有過火的行動,而是繼續按照社會規范的游戲規則來支持他進一步上訴。

  至于總統或者州長,正因為他們都無權過問檢方辦案、法院判決,對于媒體的“輿論導向”也從不能指引方向,不僅使得他們可以完全置身事外,“將五十年興亡看飽”,還能在欣賞著自己的對手如何被司法剝開外衣向世人展露骯臟私處的同時,又不必操心什么時候公布老麥的罪行才是最佳時機、要怎樣公布罪行才既打了老虎又不影響民眾對政權的信心、如何在公布前先層層打招呼以減少社會動蕩的沖擊、以及如何判決才能既彰顯反腐的決心又不給人權力斗爭的口實。否則,不難想象在民主黨總統和民主黨州長治下,對于一個剛卸任州長職務的共和黨潛在的總統候選人下手,會是怎樣的局面。那時,恐怕他們無論怎么小心翼翼,都會動輒得咎,很容易地就會被指責為不惜動用國家公器打擊迫害政敵,老麥的支持者們也絕不會如此甘心情愿地眼睜睜看著他面臨可能高達30年的牢獄之災,屆時反而國家動蕩社會不安。

  現在,不僅總統、州長們沒有這層擔憂,相反還能在公開場合下扮演好人的角色。在陪審團的有罪判決宣布后,弗州現任民主黨籍州長麥克里夫(Terry McAuliffe)立即表示他將繼續為老麥一家禱告(“I will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 McDonnell family and for everyone who was affected by this trial.”)

  看樣子,這位新上任的麥州長還需要禱告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法官預定要到明年一月才宣布對于老麥夫婦的量刑,而老麥也明確表示要上訴,把辯護進行到底。

  但是,不管司法進程如何演變,也不管政治舞臺如何風云變幻,只要檢方、法院、媒體將一如既往地各司其職,整個社會都只會“馬照跑、舞照跳”,犯不上勞動總統、州長們費心費力地為社會安定而殫精竭慮日夜操勞。

  所以,但凡有領導擔心這些目無組織的人影響到了社會安定,那么必定是領導們顧慮太多,或者更大的可能則是領導們手里的權力實在太大了。

[投訴舉報]   [請求刪除]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章丘章丘市明水章房房產信息咨詢部 版權所有  地址:山東山東章丘
網站客服咨詢電話:13405314093(微信同號) 手機:13405314093 在線QQ:396307311 章丘房產信息交流
魯ICP備15015622號-1 
知道創宇云安全
南粤36选7开奖记录